返回列表 发帖

[转帖]岁月的童话

梦来双倚,醒时独拥,窗外一眉新月。寻思常自悔分明,无奈却、照人清切。
  一宵灯下,连朝镜里,瘦尽十年花骨。前期总约上元时,怕难认、飘零人物。
  ??纳兰容若
  
  有时候,他会恍惚,不知自己究竟身在哪里?得到与失去,差之毫厘,却早已谬以千里。
  望着待亮的天空,让视线穿越四周的楼宇,落在天边那缥缈的云层上,心里翻腾着刚刚逝去的梦境。那梦境中有温暖的海港、摇曳的小船,而现实的道路上,只有疾驰而过的车辆,和吹面的寒风。
  一瞬间,鼓足起所有勇气去追寻,心中的梦想。又一瞬间,整颗心就已在现实的逆境中沉沦。伤害,伤害在发生的那一刻就已铸成,当你发现时、觉醒时,任何的弥补都已惘然。于是连同梦想都一同进入迅速下跌的轨迹,放弃握在驾驶杆上的手,闭着眼睛,坠落。
  想想,以前踩在稳定土地上的踏实,那种想飞的心情,那种飞翔的欲望,让你不自觉伸出臂膀,仿佛羽翼也随之展开,未必会一飞冲天,也许只是滑翔,也会愉悦到身心的容光。
  想想,现在缥缈在无尽的虚空中,曾经望着远方的眼睛也变得模糊,不停的旋转,晕眩,没有一分的踏实,失去了平实的根本,也失去了心之所依。
  他曾经为爱痴狂,也曾为爱受伤,他伤害了别人,也伤害了自己。想想发生的一切,于是开始对生活索然无味,不复有恢复的希望。
  他只是一个凡人。
  他听见,心灵滴血的声音,一滴一滴,清晰的声音,粘稠的味道,蒙蔽着胸口的呼吸。
  这风从哪里来,吹得人很冷、心很累。
  他有多疲惫,血水漫过满园芳菲,
  在弥漫的雾气中迷惑沉睡。
  岁月已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,深陷的眼眸,眼角的褶皱。
  经历,是会使人迅速老去的,他甚至可以想象到那个叶落枯黄的季节,他坐在宽大的庭院里仰望天宇,流云飘过,沧海已桑田,他的思想定格在半个世纪前的往事上,又被孩童们的臂膀摇醒,他艰难的从那个年代的记忆中回转过来,望着这一张张稚嫩的小脸微笑,心里想,如果可以回到从前,他愿意珍惜一切,他不会匆忙去做任何决定,他会反复思量,他会真正的对爱他和他爱的人负起责任,不再抱着侥幸的任何想象。
  如果可以……
  孩童们向他告别,一个个从庭院中消失了,宽大的院子里,只剩下几张吱哑作响的躺椅,和几个垂垂老朽的生命,如同已掉光了叶子的槐树树干。
  岁月的痕迹。
  他又把视线移回到天上的流云,刚才的那片硕大的棉花糖般的云朵已经不见了,散落飘摇的是薄薄的几小片云朵,他的脑海又浮过了许多的画面,生命的足迹,岁月的童话。
  他想起上小学时的路上,他从地上捡起一片树叶,然后匆匆叫住了在他前面走着的两个女生,红着脸问她们这是什么叶子?她们拿过来看了看,回答说不知道,然后笑着说了些别的话。他不记得说了什么,只记得自己似乎走得很快,赶在她们前面到了学校。那是他在上小学的路上同她们说的唯一一次话,他羞于与女生说话,即使六年的上学路上几乎天天都要遇到她们。
  他想到那一年他在大雪中一直走一直走,他想找一个地方避避雪,又怕走得太远,等她联系他时他不能够及时出现。他在路边的公用电话亭下打了一个电话,为她确认第二天的面试机会。电话很短,他却故意多站了一会儿,从那如伞状的檐下看雪花,他觉得心里充满了期盼。他又走进一家小店里,在老板娘的注视下他最终没有下决心买他本要买的东西,节省一点好,他心里想,于是推门出去走进雪地的时候,他的心慢慢放松了下来。
  ……
  岁月经不起推敲,他知道自己一直羞赧而任性,像个孩子一样,想去保护别人却总是做不好,当岁月接近尘土味道的时候,他更加孱弱了。
  “我们要好好珍惜我们的生活,因为我们会死很久。”
  回望,他知道,该珍惜的,从手边滑过了,他失去了一切,而生命,已濒临陨落的时刻。
  他听到一个声音对他说:“不要同情自己。”
  平静下来,接受一切。
每天都高兴的看着太阳升到我的窗前

不关我的事,我是逗大家开心的,裁判

    小明和小刚的爸爸是个篮球裁判员。一天,哥儿俩在家中玩皮球,小明不小心,把爸爸的茶杯打碎了。爸爸举手就打,小刚马上吹起了哨子:“打人犯规!”爸爸愕然。










烘干机  选矿设备  煤磨机 立式冲击破碎机 制砂生产线设备

TOP

返回列表